刘振江 期待煤焦钢产业链能够合理利润分配

“经过19年的发展,我们的钢材价格却跌破了19年前。”在日前“2013中国煤焦产业链供需形势高峰论坛”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副会长刘振江颇为感慨,同时强调钢铁行业与煤焦行业的相互依存性,并希望煤焦钢产业链上的合理利润分配和合理的价格回归。

钢价不如19年前

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期货即将到期的8月合约在上月底最低跌至每吨3235元,相比两年前近期合约的历史高价每吨5450元跌幅约40%。而大商所焦煤、焦炭期货近期合约的价格目前也仅分别维持在每吨1000元、每吨1300元上下的低水平。由中钢协统计的钢材价格现货指数则显示,1994年该指数刚推出时为100点,而今年6月底跌到98.52点。

“经过19年的发展,我们的钢材价格却跌破了19年前的价格。钢产量创历史最高点,钢材价格跌破最低点。”刘振江同时指出,“钢材价格已经不如19年前,而生产成本却比19年前增加5倍到6倍。”

据刘振江介绍,上半年全国产钢3.89亿吨,合年产7.8亿吨水平,同比增长7.4%,且钢产量增速高出4.8%的钢材消费增速2.6个百分点。中国产钢总量已占到世界总量的49.4%,比去年同期又上升了2.7个百分点。而今年2月份粗钢产量日产水平更创造历史新高,约日产227.16万吨,比2012年日产最高水平高出12.5%。

产能过剩抑制钢价

事实上,2005年钢铁产能已基本平衡。2006年以后开始产能过剩,但那个时候尚不突出,因为当时出口还可以消除这个产能过剩的矛盾。而产能过剩的问题还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凸现。

刘振江称,“金融危机以来我们的产量问题没有收住。全世界在降速,我们反而逆势而上搞了三年大跃进”,结果是“2009、2010、2011年三年增加了将近2亿吨钢,产能超过9亿多吨。到2012年大家才真正地感到产能过剩是最大压力”。而其原因除了产能释放没有顺应国家已经调整的发展速度,还在于大家均“不想面对现实,没有深刻地认识到连年高速扩张的不可持续性”,甚至“有的还在期待刺激政策,还在期待钢材需求有大增长”。

其实,从去年第三季度钢铁企业效益已开始跳水,去年底行业财务快报还有十几亿元利润,但结算时去年实际全行业亏损。而今年上半年的效益情况,稍稍好于去年,亏损大户在减少亏损,但亏损企业亏损面还是比去年大。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大中型企业亏损面现在已经达到了43%,同比上升8个百分点。利润除1月份、2月份利润分别为13亿元、11亿元以外,另外月份都是1亿元多一点,6月份又进入亏损状态,6月份当月亏损6.9亿元,环比由盈变亏。

刘振江解释,今年上半年钢铁企业减少亏损主要原因是煤和焦炭降价,而且幅度比较大,这缓解了钢厂原料成本压力。且2月中旬以来进口矿价增长下跌,6月份进口矿平均价是每吨126.8美元,比2月份下降3.26美元,降幅为2.5%。而6月末钢材价格降幅为12%,即每吨钢下降300到500元不等,但进口矿价下降幅度仍远远低于钢材价格的下降幅度。

刘振江还将今年上半年我国钢产量处境用“骑虎难下”来形容,即向前跑是悬崖,但想从老虎背上下来又很难。

期待产业链上的合理利润分配

不过,刘振江也不赞成通过恶性竞争实现转型升级,因为恶性竞争让双方都会受到伤害。“竞争的结果都会掉一层皮,不管谁受损失,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最终都会造成国家的损失。因此在转型升级中,市场机制是必要的,但通过政策法规把市场机制用好,把市场环境创造好,政府和企业都有责任”。

刘振江希望探索在困难时期合作共赢的市场化机制,“产业链上的合理利润分配和合理的价格回归是大家希望的”。

有意思的是,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姜智敏在上述论坛上也表示,在当前煤炭需求增速持续放缓形势下,要“加强全国煤炭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建设,构建全国煤炭市场交易体系,引导企业生产经营。鼓励和引导煤炭企业运用期货市场机制,发现价格套期保值,保持长期稳定运营”。

大商所总经理李正强则介绍,2011年和今年3月大商所上市焦炭和焦煤期货以来,两品种运行平稳,交割环节顺畅,交易比较活跃,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得到发挥,期现价格密切联动,煤炭、焦化、钢铁等产业链上的现货企业普遍关注焦炭焦煤期货,不少大型行业龙头企业都已参与交易和交割。且大商所将继续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和产业发展,促进期货市场功能发挥的基本方向,切实做好品种的开发与维护,通过完善合约及规则,更好地为煤焦钢产业提供服务。

而据大商所有关负责人透露,今年大商所还将上市铁矿石期货。如此,煤焦钢产业链上的期货品种将更加完善,也将为我国煤焦产业及钢铁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更充分的风险管理工具,并可通过产业链上期货品种间的套利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产品价格的合理回归。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